SEO

正品比分网-在线比分网

网站宗旨
原标题:疫情冲击下的CBA:有人在朋友圈带货,有人黯然离场 151天的等待,6月20日,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(CBA)按计划恢复了比赛。首日拿到了3个热搜,网络上的热度还在。 嘉崎是
  • 疫情冲击下的CBA:有人在朋友圈带货,有人黯然离场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6-26   分类:文化宗旨

    原标题:疫情冲击下的CBA:有人在朋友圈带货,有人黯然离场

    151天的等待,6月20日,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(CBA)按计划恢复了比赛。首日拿到了3个热搜,网络上的热度还在。

    嘉崎是东北某球队的队员,在复赛后第一阶段的比赛期间,他们要在青岛赛区连续待上15天,做各方面的准备工作。

    以前每逢新赛季开始,嘉琦都干劲十足,但今年的新赛季让他激动不起来。看着比赛场馆空荡荡的看台,嘉琦很不习惯。

    “本来是憋着一股劲,后来拖久了就疲劳了。而且这种空场的情况,不像是打正式比赛。”

    在旷日持久的新冠疫情影响下,很多球员都有了同样的感受——比赛回来了,但病毒的影响还没散去。

    复赛并不意味着俱乐部的苦日子结束。空场复赛之后,俱乐部能保障的收入只有联赛的分红和赞助商的费用,但门票收入归零,周边产品与服务收入也大减。而且,被大乱的赛程与空置的看台,对CBA的品牌价值也是不小打击。

    在行业下行时期,行业内的人的生活也经历着剧变。

    复赛之后的观众席,受访者供图

    “CBA开始了 但我要回家考公务员了”

    小姚在一家体育媒体做国内篮球编辑,疫情期间,几乎每天都在搜索跟CBA复赛有关的消息。但工作之余,他也为自己的前途感到迷茫。

    早在疫情之前,由于经济环境的下行和NBA在中国遭遇公众抵制的影响,体育媒体的日子就不太好过。

    “进入2020年之后,公司收入锐减,听说完全招不来商。大家都预感人事方面肯定会有动作,人人自危吧。有个同事本来想着新年买部车,后来想了想,还是先别买了。”

    结果小姚先等来了自己的坏消息。六月初,他被告知,自己与公司签订的项目制合同将在8月底到期,期满后不再续约。

    展开全文

    小姚公司到期的项目制员工大约在20人左右,都将不再续约。不知出于何种目的,公司为他们组织了集体竞聘,优秀者可以留下,但名额极少,且留下也只能签一年期的项目制合同。

    小姚和其他几个同事都选择直接拿赔偿走人。

    小姚在大学时学的是体育新闻,怀揣着对新闻和篮球的热爱进入公司,虽然主要是做编辑工作,但也获得了很多去大赛前方工作的机会。现在,他很可能要告别自己的热爱。

    “有CBA直播版权的几个平台都不招人。”

    CBA虽然复赛,但是广告主的预算都还在观望,几个平台的收入依然徘徊在低位。对于视频直播平台来说,拿到版权后能获得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广告、会员和自营电商。

    腾讯体育运营总经理赵国臣曾披露,体育会员的销售收入只占全部收入的15%。而自营电商只会比体育会员的销售占比更低。

    而CBA的重启,虽然各个平台的流量都有回升,但并没有带动广告收入的提升。时代财经咨询的一位体育营销公司销售人员表示:“今年这个情况,大部分企业都要缩减支出,品牌方面的预算肯定是缩减的大头。即便要做广告,企业也更希望能有直接转化效果的,比如直播带货。”

    现在,小姚已经在四处打听工作机会,但并不顺利。“体育媒体很难再做了,我想找些媒介公关或者商务拓展类的工作,但很多人一听说我之前是做体育媒体的,就把我拒了。”

    小姚已经作好了最糟糕的打算:如果找不到工作,他打算回老家去参加公务员考试。

    朋友圈带货

    嘉琦所在的球队已经输掉了复赛后的第一场比赛,如果这样的情况延续下去,这支球队在这个赛季很难走得更远。

    已经有不少篮球人在考虑生存问题。嘉琦所在的俱乐部,疫情期间已在高管中进行了小范围的降薪,虽然没有影响到嘉琦,但一些问题始终悬在这些普通球员心头。

    “投资人自己的情况不太好,球队的赞助商预警说可能需要延迟付款,球队其他的门票收入和商务收入也都停止了。”

    据时代财经了解,CBA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来源主要来自于CBA联赛分红、广告赞助收入和球票以及周边产品收入,比例一般在30%、50%和10%。

    2019至2020赛季,CBA的市场价值原本处于上升势头,赛季初联赛签下了多笔大单赞助,预计联赛结束后给到俱乐部的分红也会大幅增长。时代财经了解到,在2018至2019赛季,大部分球队都能从CBA手里拿到三千万人民币的分红。

    而在今年,即便联赛的分红能够保证,俱乐部仍将面临一定的资金缺口。“如果球票和周边产品收入归零,即便只占5%到10%,那是不是意味着投资人就要多掏钱了。”

    5月份,嘉琦开始在朋友圈倒腾明星签名周边。“科比亲签球衣,三万五千元出。贝克汉姆亲签曼联球衣,极稀有,送装裱,一万二千元出。”

    嘉琦告诉时代财经:“刚好手里有渠道,很早就想过要在朋友圈售卖,但直到疫情持续后,自己才下定决心吧,能赚一点是一点。”

    实际上,这个赛季的经费各个俱乐部基本都早就到账了,现在还没有到最困难的时候。但如果疫情再持续一段时间,下个赛季CBA以及各个俱乐部才会迎来最艰难的挑战。

    一位南方俱乐部的总经理向时代财经表示,“按正常的节奏,第二季度基本会落实下半年新赛季的很多商务合作,但现在这种局面,下赛季能不能开始,是否能允许球迷进场观赛,都是未知数。”

    空场危机

    “我们已经尽全力打造空场复赛的仪式感,也在努力提高网络上的传播度。但是比赛的魅力无法复制。”一位CBA联盟的工作人员私下表示。

    联盟确实用尽了心思。为了在冷清的场馆里营造氛围,场馆用精美制作的挡板把大部分空荡荡的座位挡了起来,留出少部分位置,上面放着CBA球队甚至足球队的球衣、球迷的助威口号标语,还有很多毛绒玩具。甚至利用网络,把球迷在电脑前看球的样子投到了赛场里的大屏幕上。

    但是安静的球场时刻提醒着球迷,这并不是CBA应该有的样子。球员们的庆祝动作收敛了很多。没了球迷声的掩饰,习惯“口吐莲花”的主教练压抑着情绪,毕竟他们的每句话几乎都能清晰地被电视前的球迷听到。

    复赛现场,受访者供图

    易建联说:“空场对球员状态影响比较大,因为以往球员们都习惯了在一个热闹而喧嚣的环境进行比赛,那样可以激起球员们的兴奋度,刺激球员们的发挥。空场状态会过于安静,有点类似于平常的训练场景,可能无法激活球员的兴奋情绪。”

    而一位虎扑网友则说:“空场比赛总感觉少了点什么,气氛也不紧张激烈,比赛缺少一种情绪。”

    在球迷层面,空场比赛的影响其实没有那么大。很多球迷都表示,能有球看就行了。但在商务拓展以及CBA的品牌价值方面,空场比赛的负面影响很大。

    一位体育营销业内人士对时代财经分析说:“很多品牌投入体育赛事,他们看重的是能够在线下触达球迷群体。很多线上营销方式,虽然听上去流量很大,但真实效果就不一定了。”

    CBA方面没有权威的到场人数的统计。而全赛季240场中超比赛,总共有570万人次到场观战,参考中超联赛的数据,那么全赛季共有500场比赛的CBA,到场观众总人数也高达数百万人次。

    “能在线下密集触达这个数量级的人群,是CBA这类顶级体育赛事的独特优势,也是客户非常看重的一点。”

    而目前,虽然本赛季可以顺利重启。但是,下赛季是否能正常开始,以何种形式开始,是否允许观众入场,没有人能给出答案。

    实际上,英超和NBA这两个最成功的职业体育联盟,已经在讨论下赛季同样空场比赛的可能性与应对方案。对CBA来说,如果疫情不退,每个从业者的轨迹或多或少会出现改变。

    这几天,比赛在密集举行中,嘉琦忙着球队里的各种琐事,他也开始思考以后怎么办。疫情之前,他其实没有感受到太多生活的紧迫,“可能考虑考个教练证,以后往更专业的方向走。”

    小姚将于8月底离开现在的工作,面对心爱的篮球,小姚说,“参与过就行了。”

    当然也不全都是悲观情绪。CBA联盟的一位工作人员说:“我个人没有那么悲观。作为娱乐内容来说,CBA仍然是无法替代的。但以后我们可能需要多向娱乐业学习,如何在网络上营造热度。”

    本网站上的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及音视频),除转载外,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协议授权,禁止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,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:chiding@time-weekly.com